2018,基层治理十大靶点(二)

来源:《求是》2019/03 作者:新华社半月谈记者 2019-02-01 09:00:00

《脚踏实地》(篆刻) 王福厂

  靶点四:处处留痕

  以痕迹论政绩,“痕迹主义”有点过了

  不能让痕迹管理成形式主义新变种

  近几年,“痕迹管理”在基层工作中被广泛应用。其优势在于通过保留下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有效还原干部对工作的落实情况,供日后查证。半月谈记者采访时,部分基层干部反映,为避免在上级检查时被问责,日常工作中,他们不得不过分在“留痕”上做文章,此举严重背离了痕迹管理的初衷。专家指出,“痕迹主义”在基层流行,已成为形式主义新变种,当引起高度重视。

  搞一次“卫生清扫”需要9份档案

  在中部某省一个乡镇,近日举办了一次“脱贫攻坚资料大比武”,活动要求各村第一书记协同包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准备2014年以来的所有脱贫攻坚资料,到镇里进行比赛。

  “幸好有百度帮助我。”一位参赛者向半月谈记者透露了他的参赛秘笈。为了不在大比武活动中落后,这名参赛者通过网络检索材料模板,再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套进模板,形成各种名目的系统性材料。他坦言:“评比结果只要不是最后一名就行,两年驻村,如果最后因为材料被扣分,或者挨了处分,两年时间白费不说,以后想提拔都难。”

  半月谈记者在比武现场看到,镇政府会议室里一排排蓝色、黄色、红色等各种颜色的文件盒整齐码放,摞满了十几张桌子。

  一位驻村干部的材料被要求改进,书面不能有勾划涂改,凡是有涂抹的地方,全部要用消字灵清洁,“这样就好看了”。

  一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因为要经常打印资料,他们把乡镇政府附近的几家打印店“扶富”了。为节省费用,后来工作队专门购置了打印机,即使这样,所需费用仍然不少。这位基层干部给半月谈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某次,上级要求制作档案,一个贫困户一份档案24页,一式4份共96页,还要有照片,所有档案全部用塑料外皮包装。全村158户,用了1.5万张A4纸,照片打印异常费墨,硒鼓用了13个。

  一位驻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村里搞一次“卫生清扫”就需要9份档案:一是乡镇党委政府关于环境大整治的红头文件;二是村两委的工作腾博会登录;三是村民代表会议记录;四是思想动员会议记录;五是贫困户环境卫生名单;六是实施分工细则;七是扫大街的几张照片;八是片区考评表;九是贫困户入户考评表。“材料环环相扣、图文并茂、相互印证,怎么看怎么像法院的卷宗。”这位驻村干部笑称。

  以“痕”论政绩,假痕、虚痕流行

  由于一些地方出现以“痕”论政绩的情况,许多人就想出制造假痕、虚痕来应对。

  一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上级要求他们每天上午9点通过微信群的“发送位置”功能报告位置,证明自己坚守在村里。但实际上,有的人即使不在村里,也能把位置调整到村里,再发送给领导。后来领导有了察觉,不时通过“共享实时位置”的方式抽查。即便这样,还是存在技术漏洞,因为只要腾博会诚信为本一个位置软件,就可以随时更改自己的手机定位信息,“将自己的痕迹固定在村里,这样就不用担心领导抽查了”。

  一些基层干部抱怨,上级部门安排的工作任务往往很急,要求限时完成,这也逼得基层造假痕。

  某地组织部要求乡镇街道上报“党员入党档案留存情况”,街道办事处的组织委员告诉半月谈记者:“上午11点发通知,下午3点就要上报材料。”时间紧、任务急、人手少,这位组织委员身心俱疲:“11个下辖村,党员有六七百人,而且除了普通村民,还有学生、转业退伍军人等,一些入党材料缺失的档案,还需要通过人事局、民政局等部门比对核实,如果正常排查的话,至少需要一周时间。”为了在当天下午3点前上报材料,他赶紧给各村打电话询问情况,估算数据、东拼西凑、猜测推断,紧急“造”出一份材料,上报应付了事。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部分基层干部反映,上级不同部门安排的工作任务常常挤在一起,还硬性要求在相近日期完成,这更造成基层分身乏术、疲于奔命。有人不堪重负,干脆无中生有,连夜加班加点补材料、“造痕迹”。

  防范变异,不能要求事事留痕、处处留痕

  多数基层干部认为,基层工作复杂多变,进行基本的工作留痕是必要的,尤其是能“避免领导来时因一瞬间的误解,而否定自己的全部工作”。

  在基层某村采访时,一位贫困户说自己不认识驻村第一书记。村主任反问他:“去年冬天第一书记给你买了棉大衣、挂了厚门帘,今年上半年你生病时还垫钱买药,临别又给你300元,你怎么就不认识了?”贫困户说:“我就是不认识。”村主任气愤地说:“你这人没良心。”贫困户说:“就这点事还值得你们说,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

  当时,这位带动村民发展了规模5000只以上的肉羊养殖产业、今年54岁的女驻村第一书记两眼含泪。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如果是上级领导突查,恰巧又问到这位村民,那么等待这位第一书记的,很可能是一通批评甚至追责。”

  但另一方面,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痕迹主义”过多过滥,也会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一见面就问我种了几亩地。”采访中一位村民说,经常有不同的人拿着笔和本本入户,问题大同小异。简单问几句就急着拍照合影,然后心不在焉地一边问一边把照片发到微信群展示,一些村民对此特别反感。

  基层干部坦言,盛行的“痕迹主义”亟待减负:一是严重浪费了工作精力,影响工作实效;二是劳民伤财,增加工作成本;三是败坏工作作风,误人、误事、误形象。

  一位驻村第一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有些基层干部摸准了上级的脾性和作风,“材料准备得齐不齐、好不好、美不美”,直接决定考评分数。自然,一些基层干部就耗费专门精力用在保留工作痕迹上,而无法投入太多精力在帮群众解决难题上。

  基层干部认为,过多过滥的“留痕主义”已成为形式主义新变种,应尽快整治。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上级要改变对基层的考核方式,除了必要的工作档案,不能要求事事留痕、处处留痕,要降低材料在考核分值中的比重,考核向实绩倾斜;上级领导在基层检查时,应率先垂范“留实痕”,少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多些担当作为,多些实地调查研究,多倾听基层干群声音,多为基层解决现实中存在的困难。华东政法腾博会手机版腾博会手机版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任勇建议,建立统一事项网络数据平台,在减少浪费的同时避免基层重复性工作;同时,根据不同事项,界定不同考核方式,避免材料考核“一刀切”现象。

  靶点五:材料论英雄

  反形式主义之举,也可能沦为形式主义

  近年来基层形式主义虽有改观但仍然很严重。一些基层干部反映,日常工作被填表格、报材料等形式主义耗费了大量精力,为此加班熬夜已经成了常态,而实际工作没时间去干。一些基层干部直言,把“炸毛鸡打扮成开屏孔雀”的形式主义,如果不加以纠正,一些反形式主义的措施甚至也沦为形式主义。

  以材料好坏评价工作,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不久前,半月谈记者在中部一个县采访,一名基层干部说,他曾熬一晚上做材料,就为给领导汇报。当时,这名干部作为优秀代表出席一个表彰大会。大会前一天,他把发言稿按规定交给有关部门审,结果没通过。大会组织部门的几名干部高度重视,连夜与这名干部认真改稿。“修改的不是我具体怎么工作的,而是哪些地方需要体现领导的讲话精神。”从晚上10点多改到早晨五六点钟,改了五六个版本后,决定还是用第一版。像这样被材料搞得精疲力竭而又无可奈何的干部不在少数。

  “实干苦干评不了先进,会做资料的年年受表彰。”湖南省某县的一位村支书说,基层工作面广线长、点多事杂,每项工作要做出成效,需要基层干部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天天整材料,分散了较多的工作精力。“以材料检查结果、评价工作好坏,就是非常典型的形式主义。”

  中部某市的一位街道办副主任对此深有感触:“每个上级领导来调研,都要有汇报材料。到了年中、年底每个部门也要有总结材料,有时候办公室文员一天要报五个对口条线的材料。”

  材料从留痕留影中来,这也是当下基层工作的“硬指标”,但这个“硬指标”逼出基层不少笑话。这位街道办副主任讲起当地对河长巡河的要求时说:“不仅要自己亲自去,还要邀请拍照的同志一起去,一次带上几套衣服,换一套衣服拍一个照,巡一次够写不少材料了。”

  “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是线多还是针少?

  一些基层干部抱怨,上级平时就干两件事,一是通知下任务,二是走马观花检查。“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现实是“线”越来越多,“针”却被“线”缠死了。

  华南某开发区一名工作人员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下基层的“针”有多少。他说,当地一个基层组织一般有13名公务员。通常,领导有一正二副,这3人一般被各种党务腾博会诚信为本和会议耗费大量时间;剩下的10人中除2名中层干部后只剩8人。这8人中一般是2至3人在对外窗口部门,5人在内部业务部门。“这种情况下,一人兼顾十几个岗位、负责40多个系统很正常。比市长还忙!”这名工作人员说。

  然而,上面的“线”却越来越多。一位街道办负责人说,他需要每月报送招商腾博会登录和产业发展推进腾博会登录,形成总结供区县主要领导参阅。这几年指标考核越来越细。比如,服务业增加值、服务业从业人口数也列入考核,但一些指标是怎么统计出来的都不清楚。“招商腾博会登录不应该是招商部门直接根据项目对接情况汇编吗?重大项目推进情况不应该是有关部门定期调度整理吗?这些任务都下到了乡镇,乡镇对项目反馈的问题大多无权解决,只是汇总数据进度而已。”上述街道办负责人说,他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上级检查,基层不得不做些表面文章。一位干部说,上级任务一个接一个来,要求基层限期完成,否则追责。上面不着调,下面不搞形式主义怎么办?

  反形式主义,是如何沦为形式主义的?

  “形式主义就是把炸毛的鸡打扮成开屏的孔雀。为啥?领导爱看孔雀啊!”一位基层干部说。事事要材料、事事留痕留影,最大的好处是便于上级检查,看似形式主义,实质是官僚主义。

  部分基层干部认为,做任何一件事情均需要一定的形式。但形式主义仅仅完成形式上的东西,对实质工作并不关心。

  近年来,基层为解决形式主义问题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效果并不理想。基层干部认为,任务是上级下发的,考核是上级组织的。但很多工作是难以量化评估的,因而能被考核到的也往往是形式,考核方式不科学是造成形式主义的根本原因之一。

  还有基层干部群众反映,近年来反形式主义力度很大,但上级习惯把问题抛给基层,基层要落实只能开会传达,写会议纪要加上报表照片,不然如何证明你已贯彻?这导致以文山会海来反文山会海,反形式主义沦为形式主义。基层干部认为,反形式主义应该同时反官僚主义,不能“上级生病,基层吃药”。

  靶点六:庸懒干部

  “推手式”“摆拍式”“二传手”“等上岸”

  “四类干部”有市场,庸政懒政新抬头

  今年以来,为进一步激发基层干部担当干劲,卸去基层干部不必要负担,中央多次出台文件。然而,半月谈记者在湖南郴州等地调研注意到,目前基层干部中以庸政懒政为能,将负担与干劲一并卸掉的风气也在抬头,“推手式”、“摆拍式”、“二传手”、“等上岸”“四类干部”颇有市场,凸显不良苗头,亟待有效治理。

  给“四类干部”画像

  当前基层干部庸政懒政有何新苗头?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纪委副书记曹立林为半月谈记者勾勒出“四类干部”的画像——

  表现一:“推手式”干部,办法总比困难多,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有些干部善用太极“推手”之法,对于本职工作,“你推来我让去,你让来我推去”。此类干部“击鼓传花式”地把工作和责任一推了之,还自诩“不求名利,佛系人生”。“群众反映最为强烈的就是这类‘推手式’干部,丁点儿小事今天推明天,明天拖后天,理由层出不穷,脸好看,事就是不办。”苏仙区委党校副校长周丽萍说,如若任其发展下去,不仅会延滞工作落实,还会助长“鞭打快牛”现象,让实干者寒心。

  表现二:“摆拍式”干部,只做样子刷存在,撸起袖子不干活。有些干部看上去袖子撸起来了,身子也扑下去了,开过会、讲过话、发过文、作过批示,就算干完工作了。看似有作为,其实玩虚活儿。苏仙区委党校教研室副主任邝贤哲认为,“摆拍式”干部的投机性体现在这些干部任何重要场合从不缺席,所有关键节点都不忘刷存在感。对外,他们每到一处必煞有介事拍照“留痕”;对内,他们日复一日循规蹈矩开会、讲话、批示,看上去比谁都要尽职。“短时间内,这种表演给他们贴上了亲民、实干的标签,但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对这类干部的厌恶和反感,甚至会产生‘溢出效应’,波及其他无辜干部,挫伤干群关系,损害党和政府形象。”邝贤哲说。

  表现三:“二传手”干部,决策推给上级,责任推给下级。一些干部看起来事事经手,工作繁忙,对上级安排的工作却不思考、不研究,机械地“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一概推给下级;对应由本部门或本人决策的事情,不承担责任,径自推给上级或集体,美其名曰“让领导拍板,让集体决策”。

  曹立林说,“二传手”干部有四大绝招:有任务,布置一下;有会议,传达一下;有事情,上报一下;有问题,推脱一下。这类干部“只考虑把球快速传出去,却不在乎球能否传到位”。

  表现四:“等上岸”干部,规避风险,坐等安享人生。苏仙区所辖8个乡镇共有工作人员469名,30岁以下只占22.6%,45岁以上占到了41.9%。老龄化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不少干部不愿想事干事,消极度日,只待退休。一名干部表示,此类干部在感觉升迁无望的乡镇党政副职中最为常见。为了更舒服地坐等“退二线”,现在最受欢迎的岗位是妇联、工会等比较清闲的群团组织的党政副职,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等非领导职务也成了“香饽饽”。

  把脉“四类干部”病因

  ——责任意识淡薄,能力素质不足是内因。

  “庸政懒政现象从思想意识层面来看,其总病根是价值观旁落、责任意识淡薄。”苏仙区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谷群辉认为,部分基层干部存在守摊子、混日子的思想,不求上进、墨守成规,缺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意识。

  不少基层干部认为,造成庸政懒政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干部能力不足,“本领恐慌”,不会作为。苏仙区五里牌镇干部严艺文坦言,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深入,以往靠吃喝拉关系、跑项目、找投资、要政策、打“擦边球”、“闯红灯”等老办法行不通了,不少基层干部能力素质提升没有与时俱进,时常感叹“老办法不能用,新办法不会用”。

  此外,由于基层工作时间要求紧、落实压力大,干部能力不足现象的存在会放大部分单位“结构性缺人”压力,往往导致“会做的人忙得团团转,不会做的人闲在旁边看”,进而产生“同工不同酬”问题,能者因此产生抵触情绪,庸者反而高枕无忧。

  ——隐性收入落差大,出路遭遇“天花板”是外因。

  半月谈记者发现,随着灰色收入及各类隐形福利的减少或消失,收入分配秩序的日益规范化,习惯于“得实惠”、“捞好处”的部分干部在“权力瘦身”中出现了较大的心理落差。这也是导致基层干部庸政懒政的一个原因。同时,由于基层干部激励机制不健全,很多干部认为社会财富增长与自身收入增长不成比例,在处理政商关系时看到体制内外的巨大收入差距,更加剧心理失衡。

  苏仙区飞天山镇工会副主席王冬林坦言,一方面受单位职数、级别与性质的限制,基层单位尤其是乡镇干部轮岗交流渠道严重不畅,晋升空间小、出路狭窄,“上升天花板”难以突破,对于在基层干部中占相当比例的事业编制干部职工来说压力更大;另一方面,基层干部的工作付出,时常难以得到上级和群众的理解,部分基层干部存在怠工情绪。一部分干部既不甘收入缩水,又怕踩到红线、违纪违规,于是把守规矩与干事创业对立起来,认为“干事未必有好处,犯错必定没前途”,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庸政懒政。

  对“四类干部”下猛药

  防止基层干部庸政懒政,除了要对其思想上加强腾博会官网、行为上细化监督外,更重要的是完善干部约束激励机制。曹立林说,虽然公务员法对公务员的规定包括辞职、辞退条款,但在实际操作中基本无法发挥威慑力,公务员仍然是公认的“铁饭碗”,进门不易,出门更不易。

  在郴州调研过程中,半月谈记者收集到一些打扫“四类干部”的建议。

  一是健全干部考评制度,合理设置考评指标。当下的考评指标往往正向指标多、反向指标少,共性指标多、个性指标少,“有为”与“无为”界限模糊。受访者建议,应将不同级别、不同岗位依具体情况区别对待;在民主测评、述职报告等传统考核形式外,探索与干部实际工作情况挂钩的灵活考核新办法。

  二是扩大考评参与面,强化结果运用。年终民主评议不少流于形式,考核方式一般以静态考核和组织部门专项考核为主,应进一步推进评议全过程多元参与,在考核结果运用方面,突出激励惩戒的效果。

  三是干部问责和责任倒查要全面。当下一些问责内容偏重于对显性腐败的惩戒,忽视了对隐性失职的问责,对庸政懒政惩而无据或问责不到位。干部建议,各地有必要对庸政懒政现象开展专项治理,同时建设基层长效机制以巩固整改成果。

  作者:赵阳、阳建、王井怀、陈文广

标签 -
网站编辑 - 张芯蕊
评论 腾博会官网新浪微博 @求是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